洪水給鳳凰帶來了沉重的災難。有關水文和規劃方面的專家認為,鳳凰應該從一些方面吸取教訓。如旅游城市的建設佈局首先要考慮自然災害因素的影響,應防止商業資本的過度無序開發導致的安全隱患等
  新華社記者 明星 袁汝婷
  19.6萬人受災,緊急轉移居民和游客12萬餘人,受災店鋪近4000家……這兩天,在暴雨下,湖南鳳凰古城慘遭“落水”,引發廣泛關註。
  記者在鳳凰當地採訪發現,此次鳳凰洪災,一方面是由於一場百年未遇的洪水,更重要的一方面是因為城市管理、規劃方面的不足導致了受災嚴重。
  天災“三百年一遇”洪水來襲
  根據鳳凰縣防汛部門介紹,這次大雨過程和洪水的量級屬於“三百年一遇”,是“不可抗拒的重大自然天災”。這次暴雨是鳳凰縣有水文記載以來河道水位最高、上游入庫和出庫流量最大的罕見巨大洪災。
  據瞭解,鳳凰縣多年平均的年降雨量才1200多毫米,這兩天的降雨量卻突破了300毫米,相當於兩天降下了一個季度的降雨量。目前,鳳凰縣已啟動了Ⅰ級防汛應急響應,景區已經關閉。
  記者從湖南水利部門獲悉,這場自然災害不僅僅發生在鳳凰,周邊的麻陽、辰溪、瀘溪、吉首等地都遭遇了暴雨和洪水的襲擊,有的地方洪災比鳳凰甚至更為嚴重。
  “洪災這麼大,誰來幫助我?”在鳳凰古城經商的曠先生告訴記者,這次洪水比過去任何一次都大,他的店鋪位於古城臨江的街巷內,十幾萬元的繡花鞋全部泡在水中,多年的心血一下子就沒有了。
  鳳凰縣政府一位官員介紹,7月15日5時左右,當工作人員挨家挨戶通知沿江的居民撤離時,有些人還不以為然,認為“過去最高的水位也沒有進家門,不用擔心”,以至於耽誤了不少時間,財物也來不及搬走。
  人禍規劃差基礎弱亂開發
  在罕見的洪災面前,鳳凰古城建築規劃不合理、基礎設施薄弱、景區景點開發無序等頑症,暴露無遺。
  原來兩層的房子,過幾年便加蓋一層。再過幾年,已經“長”到四層。為了躲避執法,鳳凰古城的違章建築大多是晚上修建。由於地基承重有限,這些建築在洪水的浸泡下,險象環生。“我們加大了打擊力度,凡是違規違章建築,發現一起,制止一起。”鳳凰縣旅游局局長任真君說。
  記者在南華門大橋上看到,古城區臨江的兩排房子,一邊全部改成了酒吧,一邊幾乎全是家庭客棧,密密麻麻,各種建築幾乎是“見縫插針”,存在嚴重的消防隱患和防洪隱患。在洪水面前,所有泡在水中的房子門窗都被衝破,各式各樣的傢具、貨物漂在水面上。
  由於鳳凰的酒吧絕大多數臨江,這些酒吧在怒吼的洪水面前,顯得不堪一擊。一位酒吧業主心痛地說,洪水不僅造成房屋的外立面嚴重受損,房屋內的燈光、音響、傢具、裝修、啤酒,差不多有近百萬元的投入,全部打水漂了。本來生意就不好,這次受災,還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重振雄風。
  最令人無語的是沱江上新修的數座橋梁,離水面特別低,洪水來臨便被吞沒。杏子邊城客棧的店主張吉清說,這些橋在洪水中不僅不能通行,反而成為礙洪的物體。
  鳳凰縣水利部門對此解釋稱,沱江幾座橋的設計是根據鳳凰的水文記錄來考慮防洪措施的,符合規定的防洪設計標準,之前沒有出現過險情。但是這次暴雨是鳳凰縣300年一遇的巨大洪災,已經超出設計的考慮範圍。
  反思如何華麗轉身再展翅
  古城開發與防洪之間是否存在矛盾?鳳凰縣政府提供的材料表明,鳳凰古城的開發是按照《鳳凰古城保護條例》進行的,在考慮防洪的同時,也考慮地方特色。
  洪水給鳳凰帶來了沉重的災難。有關水文和規劃方面的專家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認為,鳳凰應該從3個方面吸取教訓,實現城市建設的“華麗轉身”。
  首先,旅游城市的建設佈局首先要考慮自然災害因素的影響。鳳凰作為河流峽谷中的城市,容易受山洪、泥石流的襲擊,因此建築的高度應該高於歷史最高水位,並且還要適當留出一些餘量。
  其次,防止商業資本的過度無序開發導致的安全隱患。政府有必要對火熱的旅游業態展開重新規劃,對經營活動加強梳理和規範。只有通過優化商業佈局等措施,才能利用“看得見的手”去調節無序的市場行為。
  對此,鳳凰縣旅游局表示,沈從文墓地前的幾棟現代建築,一直在經營旅游業。為了恢復沈從文墓地的原始風貌,修建“聽濤公園”,鳳凰縣已準備對這些現代建築進行拆遷。
  此外,對於游客荷載量密度日益增加的核心區,可以“擴容體質”,減輕核心區的壓力,對游客進行適當的分流,同時也能提高游客的旅游滿意度。據測算,如果不進行擴容提質,鳳凰古城的年游客量合理承載量為450萬人次左右,而近兩年鳳凰古城的游客接待量早已經突破650萬人次。
  (原標題:鳳凰“落水”暴露古城開發隱患)
創作者介紹

傢俱批發

vf82vfuxm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