廈大人文學院歷史系考古專業博導吳春明被指長期猥褻誘姦多名女學生,甚至有女學生因此割腕。12日上午,廈門大學表示已中止吳春明的研究生導師資格(7月13日《揚子晚報》)。
  就“導師誘姦女學生”一事而論,有一些事實必須要廓清:一是,誘姦女研究生和女大學生,的確不像“誘姦小學生”那樣情質惡劣,甚至不涉及《刑法》,女大學生已是成年人,即便有誘惑擺在面前,似乎仍然有機會去拒絕一些齷齪勾當;二是,一些事實還沒有完全調查清楚。在沒有最終的調查結果出來之前,至於吳春明本人以及網帖中的許多描述,我們都不能想當然地妄加評論。
  但是,教授進行猥褻的資本,卻是一個需要探討的問題。筆者認為,當下我國的教授權力,尤其是導師手中的權力,出現了一個極不對稱的“權力圖譜”:一方面,教授在治校方面,基本被行政官員邊緣化,學校如何治理,根本沒有參與的機會和權力;另一方面,教授尤其是研究生導師們,卻在治學生方面處於絕對的“壟斷地位”,甚至可以這麼說,導師們把“門徒”的小命都捏在了自己手中。
  當下我國研究生,無論是碩士還是博士,多半處於被管理的地位。具體來說,廣大研究生,沒有導師的同意和簽字,學生無法參加論文答辯;沒有導師的推薦,學生也無法在這一專業中得到一個較好的就業機會,包括由研究生保送博士、由博士到博士後站鍛煉的機會。尤其對歷史考古這樣相對“冷門”的專業而言,就業情況更是要依賴於導師的資源,弟子們不得不對導師絕對服從。
  導師們的行為是否端正,更多的只能依靠他們自己的品行。遇到有責任心的導師則可,遇到一些“叫獸”,則男同學難免成“打工仔”,女同學難免被欺凌。
  研究生與導師之間地位上的嚴重不對稱,是造成“誘姦”的主因。這樣的“誘姦”故事,並非廈門大學的“專利”。2013年5月份,中央美院教授丘挺的妻子試圖跳樓被人救下,跳樓原因是,丘挺曾“潛規則”多位女大學生;再比如,某地質大學曾曝光教授要求女學生到其住處“寫論文”;此外,某傳媒大學也曾曝光博士招生既收錢又潛規則女研究生的傳聞……
  叫“潛規則”也好,叫“誘姦”也罷,真正的問題絕非是教授們都有獸性大發的愛好,而是在學術與研究生招生的那一畝三分地里,教授的權力並沒有得有到效的約束——這才是真正的春藥。這也警醒我們,對任何權力都必須保持足夠的警惕。(山東 王傳濤)  (原標題:任何膨脹的權力都會是“猥褻春藥”)
創作者介紹

傢俱批發

vf82vfuxm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